2017年8月10日

我是愛寫功課的ADHD-P1.搞不清楚狀況的我怎麼變成榮譽校友了~

我是台北市永樂國小第30屆的畢業生,我母親第九屆。我媽媽的導師後來是我的美術老師。 永樂國小對我來說是一個美麗的傳承。幾個月前我回到永樂國小演講 特殊教育議題, 母校的建物結構幾乎沒有變化 一切如同記憶中 , 呈現在夢裡的 狀態 一樣。
小學畢業照


念完國中我就搬到板橋, 大學畢業 結婚以後 我就離開台灣, 在首爾居住7年 回到台灣 , 後來因為有被判定為高功能自閉 亞斯伯格 的特殊孩子 而走入特教領域, 因為孩子的特殊性讓我變成所謂的亞斯教母。會因為特教議題再回到母校,把自己所學回饋給學校是我始料未及的。

民國六十幾年的迪化街非常有趣做鄰右舍幾乎都是同班同學 , 或是學長姐學弟妹的關係 。後來水門堤防更新,沿著堤防的矮房全數拆除,以致於同學幾乎都失聯,我們家也因此搬到板橋,跟國小的同學都斷了聯繫。

我一直是一個糊里糊塗的孩子 印象裡面國小好像常常在尋找制服,尋找紅色的領結。 考試成績的排名很誇張,常常像直昇機一樣的起落,從第三名掉到33名,再從33名回到第三名。


被老師修理也是家常便飯,上課覺得無聊就踹同桌的男同學,當然也得在桌上畫白色分隔線,不讓同學越線,卻故意跨線惹同學,在我的腦袋裡記憶猶存。

小學一二年,聽到某個同學說,如果在寫字本上塗蠟,用鉛筆
圖片取自網路
寫功課寫字速度就會變得很快。然後我也不記得花了多少時間去找到白蠟,更不記得花了多少時間在本子上塗蠟。也不清楚是否塗蠟後寫字的速度有沒有變快?

但記得實驗塗蠟寫功課之後,隔天一大早就被導師叫到老師面前:『卓惠珠你到底在本子上做了什麼? 為什麼老師的紅筆都沒辦法改你的本子?

啊?原來簽字筆沒辦法批改塗上白蠟的本子哦?

老師馬上執行處罰,拿起藤條打手心。我的第一個反應是:『糟糕,今天手心還沒塗凡士林』(塗凡士林好像比較不會痛) 。而不是怎麼改進不要隨便進行實驗之類的

念國中小的時候我常看到母親到校跟老師說話的身影。母親天生就是個看起來像是電影女主角般的美人,我每次看到媽媽到校,就很興奮的跟同學們炫耀:「你們看,我媽是不是很漂亮」。很多很多年後,我才知道媽媽在平常日帶著肉鬆禮物到學校,應該不是生活日常,但我也很難回憶起我到底幹了什麼事情,得讓我母親去學校跟老師致歉。

印象比較深刻的是,我很不喜歡四年級的導師,一次從單槓上摔下,藉口跟老師說頭暈要回家,在小四開始學會逃避討厭的課程。而且技術良好,沒被發現。

回想起來我會安然過度同年,有的是老師給出寬容,有的是我學會放空,才得以安然長大,沒被列為問題兒童,因為這些狀況 都是到了自己接觸特殊教育以後,才知道原來我有注意力不足過動 的問題。

小時候的夢想,是有天要站在台上讓鎂光燈聚集在我身上,這件事情到現在沒有什麼改變,只是它走的方式跟我原先選擇的不一樣。

圖片取自網路
如果鎂光燈按照我原來的志向或是理想去做的話,可能是一個學校的老師,而且會像葉丙成他們一樣,不受體制且有創新的老師,有可能我也會站上TED;我可能會帶著學生披荊斬棘,這是我的特性,結果都是在鎂光燈底下,在這個社會上成為很特別的人;或者是我在電腦業界可能是一個發言人;我如果在補習班應該是補教名師。

生命發展的過程中因為眼前突然有了岔路,所以我換了一條路走。我沒有在我原先的比如中文能力或電腦能力,或者是我的韓文能力,沒有開出那些路而已。

在我過去有限的經歷裡面,毫無疑問我都是一個受歡迎的老師。但因為這個需要特殊教育的孩子,他給我最大的影響就是我變得更謙卑。

我數學成績一向耀眼。2+5=7。我第一次學一看就知道答案。但我後來當了小學老師。我才知道在學數學的過程中有好幾個能力等級
  1. 有人要畫圈圈。OO+OOOOO=OOOOOOO (念算1234567)。答案是7
  2. 有人從小加到大。    2 +OOOOO(念算34567)所以答案是7。
  3. 有人從大加到小。所以5+OO(念算6.7)所以答案是7。
  4. 有人一看就知道答案是7。
我是那種教了加法就自動學會減法的人。不需要給我圈圈我就知道答案。而有的人連用圈圈都算不出正確答案。
圖檔取自 https://goo.gl/2sbWJT

在人際關係理解上,心智理論中,我的孩子的口與理解。沒辦法達到一般標準。就好像數學必須計算下面的兩個步驟一般,
  1. 有人從小加到大。    2 +OOOOO(念算34567)所以答案是7。
  2. 有人從大加到小。所以5+OO(念算6.7)所以答案是7。
小學二年級了,我問兒子早餐要吃巧克力吐司或香蒜吐司。他會想很久。教他的人得知道,人際關係裡也得有加上OOOO去算計的這一環。

到小二我的孩子上學出現困難,轉學了,經過導師的教導我才知道,我還要給出第三個選項「你可以說,"我不知道"」還有第四個選項「你可以說"我還要在想一下"」。這樣的學習和等待非常考驗我的耐心。

我學習的是對人的理解,曾經很懺悔我站在高點上,自認為我可以教你的過程。現在的我到我很謙卑虛心地向人們學習,原來你們是這樣,因為你們無法改變,所以我要學習用你的方式理解你接納你

這個部分幫助了我成熟成長,如今的我如果算是站在鎂光燈底下,我是因為你們的需要,因為眾多人的信任與支持,我才站在鎂光燈底下,跟我以前自以為自己是個發光體,以為自己很行的我,完全不一樣了。 

因為曾經太痛,痛到不想復原,那個階段能夠過我覺得是幸運,也許是冥冥之中我有那樣的毅力,可是我很清楚在我奄奄一息的過程中,支撐我的力量是我的孩子。

如果沒有我的小孩,我很可能真的去求死,因為我覺得人生太沒意義了,我不知道我有沒有力量去處理這件事情,我覺得好累。如果人真的就是走向死亡,那到底活著為什麼?可是那時候撐下來是因為有小孩,有責任要負,責任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。  回顧過往,這是我的原生家庭教會我的最重要的事情。

所以我現在陪伴一些父母們,若說什麼是他們一生的功課,我給的還是你要負責任要承擔,不要給過多獎勵,還要順應這個時代快速的變化。

比方說大家都在用網路,你堅持不用只會有兩種結果,一種你變成先知或奇人,一種就是你變成沒有用的人,這麼極端好累,這是一條人煙稀少的道路。事實上我也一直在走人煙稀少的路,而我甘之如飴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延伸閱讀


出版過《山不轉我轉,反轉亞斯的厚帽子》《當H花媽遇到AS孩子》等四本自閉症相關書籍。辦過上千場輕度自閉相關課程。

2017年4月到澳門為專業人員及家長授課演講
2016年8月韓國首爾佛光山演講親師溝通百分百
2016年5月獲得2016年台灣部落格大獎文化藝術類首獎
2015年起為天下文化書寫專欄
2013年起每年在各級學校受邀150場左右演講。
2012年獲得新北市社會文化貢獻人員獎
2012年主持親職花路米廣播 (共48集)

推薦閱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